每10名智利人中就有6名生活在环境饱和区域

11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距Cachagua距离仅有18.5公里的La Greda学校是一处皮涅拉总统等智利社会精英经常前来度假的地方。然而这所学校正在于一个名叫Puchuncaví的环境饱和区域的中心位置。一直有报道称这个与Quintero毗邻的社区被有毒云雾所绕缭,包括La Greda学校学生在内的超过350人的健康直到今天都受到影响。

环境和法律术语中所述的环境饱和区域是指一项或多项空气质量标准超标的区域。当民主回归智利时,在公共政策中创造了这个术语以便能够识别污染严重的领域并制订相关的防治措施。确切地说,第一个被确定为环境饱和的地方是Codelco铜业企业位于Puchuncaví的Ventanas冶炼工厂周边地区,那里的二氧化硫和颗粒物质出现超标。在2015年,由于可吸入细小颗粒物的超标,该环境饱和范围已经扩张至整个社区以及Quintero地区。

据统计,平均每10个智利人中就有6个生活在20个环境饱和区域中的一个。这些环境饱和区域有6个位于北部,5个位于中部,9个位于南部。根据智利天主教大学地理学家Juan Correa得出的数据,有59,7%的全国人口即10,494,218人受到了环境污染的影响。

与其他大区相比,首都大区有所不同,这是一个整体都被宣布为环境饱和的区域,其占全国总人口40,47%的居民生活在高度污染的地区。其他属于环境饱和的城市还有Talca, Concepción, Temuco, Valdivia, Osorno以及Coyhaique,它们均受到与木头相关联的特定物质的影响。

此外还存在着“潜在污染区域”,即空气中污染物浓度的测量值处于环境质量标准值的80%到100%之间的区域。根据该标准,Codelco铜业公司的Huasco和Chuquicamata矿场即处于这个范围之内。

某些非政府组织将那些聚集了大量污染行业并且对最贫困或最脆弱的社区造成影响的地方称之为“环境牺牲区域”,比如:Ventanas,Tocopilla,Mejillones,Huasco和Coronel。

智利环境部(MMA)正在对一些区域进行分析以确定是否属于新的环境饱和区域或者是潜在污染区域,这些区域包括:马乌莱大区的中央谷地, 蒙特港,瓦尔帕莱索的中央山谷地区(Catemu) 以及Copiapó – Tierra Amarilla。

历史欠账

巴切莱特在任期间环境部长承认“对于智利南部污染治理计划方面存在着历史欠账。”。来自环境部高层的消息来源表示历史债务出现的原因是“因为未能将这些地区人民的生活质量与工业生产以及其对环境影响进行协调。政府必须要将这两大目标结合起来,而至今为止工业生产和发展经济仍然被优先放在社会发展之前。”

当被问及有没有可能实现热电厂、石化或者采矿行业与城市住宅区共存时,环境部空气质量处长Marcelo Fernández肯定地表示“这要通过建立排放标准或治理计划并进行贯彻的调控方式加以实现。”

但无论如何还是存在着一些反对的声音, 比如天主教大学地理系教授以及城市可持续发展中心调研员Cristián Henríquez指出:“最理想的做法是这类工业不要靠近人类居住区,因为工业会对环境造成影响,特别是大气污染的羽流可以扩散到很远的地方并对周围的人口造成影响。”

环境资质许可的审查

近期在智利开展了战略环境评估工作,这是一项在法规中规定的环境管理工具。这种机制与环境影响系统就未来的工业或经济活动对国土所产生的影响进行评估。但是对于那些已经对人口健康造成影响的工业活动还能够做些什么呢?环境部门表示这可以用采取特别措施、通过一项法律或者对相关项目环境资质许可的方式进行修改。环境部门还指出许多诸如港口、工业仓储等企业的环境资质许可并没有着眼于解决它们所正在产生的环境问题。

需要一个完整的模式

气候科学中心主任Laura Gallardo认为作为国家“我们缺乏以更整体化和可持续化的方式来审视国土。这不仅仅对于Puchuncaví是这样的,对于整个智利也是如此。”

天主教大学城市研究所研究员Kay Bergamini指出:“在海水和土壤的环境质量标准方面缺乏实质性进展”。在智利立法的现状下,如果我们不去这样做则就无法在诸如Chañaral, Huasco o Coronel等环境恶化的区域实施环境治理上取得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