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与梦想,阿根廷再登程

43

如果说领土、资源和人口是一国经济发展的基础,那么上天确实发给了阿根廷一手好牌。但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的百余年间,阿根廷愣是把一手好牌打得让人嗟叹不已。

阿根廷位于南美洲东南部,东濒大西洋,南与南极洲隔海相望,气候温和,土地肥沃,国土面积近300万平方公里,人均可耕地面积是美国的近2倍,还拥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煤炭、铁、银、铀等矿产资源,海产品、森林、淡水等自然资源也十分丰富,而人口却并不多。阿根廷因之成为世界粮食和肉类重要生产和出口国,被称为“世界粮仓和肉库”。凭着农牧产品和矿产品出口,阿根廷很早便成为拉美首富,亦是当时世界上生活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

1908年,阿根廷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人均收入比肩德国,布宜诺斯艾利斯也获得了“南美巴黎”的美誉。在政治制度上,阿根廷亦曾领先拉美。1912年,阿根廷开始采用普通男性无记名投票法选举总统,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民主形式。

1910年,阿根廷人均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仅次于美国与英国,超越法国,比意大利高1/3;1914年,阿人均收入高于瑞典、瑞士和意大利,与德国、荷兰持平;1922年,阿人均外贸额排名第三,仅次于荷兰和比利时。直到1950年,阿人均收入依然超过日本、德国和意大利。

当时的阿根廷执行的是金本位制度,黄金是唯一的真正的货币,而由于持续的贸易顺差,阿根廷所积累的黄金让当时的世界霸主英格兰银行都汗颜。在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电影中,富有的外国人的形象基本全是阿根廷人。

然而,阿根廷的富足中却暗存大量问题。

首先,大地主寡头垄断了广袤的土地,使阿根廷的贫富分化比美国严重得多,少数有权势的富裕家庭控制了人口稀少、面积庞大的牧场,且其经济的高速增长来源于农场土地面积增加和当时农业依然在世界经济中占有的主导地位。当阿根廷把边疆的土地都用来开辟成农场以后,突然就从全球的经济竞争力排行榜上摔落下来。

其次,国企效率低下和腐败问题始终没有解决,民选总统对民众所许诺的福利政策带来高昂支出,造成巨大财政负担。多位与阿根廷有过经贸往来的中国商人都曾抱怨过赴阿投资时的审批手续有多繁琐,阿政府部门的办事周期有多长。

再次,出口的结构性问题严重,贸易逆差持续存在,外债严重,阿根廷比索对美元的汇率持续下跌。严重依赖初级产品出口的贸易结构既使阿根廷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高时赚取了大量外汇,又在价格低迷时令阿根廷重重跌倒,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进出口生意中,由于周期超长,货币波动剧烈,很多贸易商因此遭受巨大损失,从而不敢和阿根廷人做生意。

在国际金融市场上,阿根廷一度“赢得”了不可信的声名。从1980年到1992年,阿根廷曾两次对外债务违约,在西方世界那里变成了一个赖账和不守信用的政府。2001年,深陷经济危机的阿政府宣布无力偿债,暂停支付包括利息在内的全部债务,涉及金额高达1000亿美元,造成该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债务违约。2014年,因阿根廷政府拒绝向“秃鹫基金”等不接受债务重组的债权人全额还债,美国对阿根廷日常还债账户实行“预防性冻结”,使得阿方陷入“选择性债务违约”。

2016年2月,阿根廷政府同“秃鹫基金”等债务“钉子户”达成协议,同意以美元现金方式向后者全额支付所欠债务。美国纽约联邦法官取消对阿根廷日常账户冻结后,阿根廷政府可以继续履行对接受重组债权人的还债义务,从而正式走出“选择性债务违约”。被剥夺国际市场融资权长达15年的阿根廷这才得以重返国际资本市场。

纵观阿根廷的近百年历史,可以看到资源禀赋对一国的繁荣固然重要,但一个靠谱的行政运作体系更是不可或缺。